老師界驕傲!于漪被授予“人民教育家”國家榮譽稱號

發表: | 作者: | 来源:本站 | 点击:

??????? 提及中国基础教育思想的变革,尤其是语文学科教学理念的不断演变,一个人的名字不得不提——于漪。在67年从教时间里,于漪用“站上讲台就是生命在歌唱”的精神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语文教学之路,她的语文教育思想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,被誉为:“育人是一代师表,教改是一面旗帜”。

“寫錯一個字,影響一大片”

22歲畢業後剛開始當老師,她給學生講解“陽春白雪、下裏巴人”。她對學生說,“下裏巴人就是通俗的,而陽春白雪是高雅的。”後來于漪讀宋玉《答楚王問》,才發現自己教的不准確。“有客到楚國都城郢唱《下裏》、《巴人》兩首曲子的時候,屬而和者數千人;唱到《陽春》、《白雪》兩首曲子的時候,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;而到了引商刻羽、雜以流徵的時候,屬而和者數人而已,因此曲彌高和彌寡……”時至今日,于漪還記得當年的“治學不精”,她用這件事情來告誡自己,基礎教育是不能有半點差錯的,因爲它是伴隨人的終生的。

還有一次,于漪批改作文,對面坐著一位語文老教師。“他看著我寫睡著了的‘著’字,羊字頭下面一個‘目’,我把羊字頭斷下來了。他對我說,你要知道,你寫錯了就會影響一大片,你在黑板上寫一個錯字,可能這個孩子一輩子就寫錯了。”

做教師不能有絲毫懈怠,必須要謙虛謹慎,好學不倦。于漪從此謹記在心。爲了把語文教好,她決心拜衆人爲師,以兩把尺子伴隨自己的人生:一把尺子量別人的長處。每次教研組開會,她都拿本子記,別人思考問題有精彩之處,她就用心聽,認真記。還有一把尺子,她用來量自己的不足。每一次課上完,于漪都有“教後”,她記下學生的閃光點和自己備課的不足,用以發現備課的漏洞,從而掌握教與學的規律。?

胸中有書,目中有人”

什麽樣的老師才算有水平?于漪有個看法:一個班教好一二十個學生是不稀奇的,要教好每一個學生,那是千難萬難的。當好老師,要有能力走進學生的生活世界和心靈世界。

爲了研究學生的心靈世界,于漪甚至還研究了周傑倫和“還珠格格”。爲什麽?因爲一個“還珠格格”就把初中女生全部打倒了,周傑倫起碼打倒了百分之八十的高中女孩子。于是,于漪把周傑倫的磁帶買回去聽,還和學生們討論。于漪對學生們說,她喜歡韓紅的《青藏高原》,歌曲激昂高亢。可學生們說,“不好,太露了”;于漪也聽騰格爾的《天堂》,喜歡歌曲唱出的濃濃鄉情,可學生們也不同意她。“周傑倫好在什麽地方啊?”于漪去請教她的學生,結果孩子們告訴她:“周傑倫的歌就是學不像,好就好在學不像。”

“我怎麽也沒有想到這個,我們想的和學生想的距離有多大啊!”在于漪看來,當一名好老師,要懂得和孩子交流,做老師無論如何都不能誤解孩子,不能隨便對孩子說“不”。

“不”是最沒有力量的。教課也是如此。學生作文寫不好,于漪不會對學生說“你怎麽不行”,而是精心地指導,教學生“怎麽寫才能好、才能行”。于漪堅持:教育學生要多正面引導,讓他們飲瓊漿,對他們灌醍醐,這樣學生才有精神養料。“教育絕不能高高在上,一定要目中有人,走進學生的世界”。

“教師一個肩膀挑著學生的現在,一個肩膀挑著國家的未來”

上世紀70年代,電視裏直播了一堂于漪執教的語文課《海燕》。一時間,上海萬人空巷,全國人民紛紛守在電視機旁,爭睹她上課時的風采。仿佛在語文教師們的眼裏,于漪老師就是教育界的“明星”。

因爲課上得好,于漪的每堂課都成了“公開課”,總數超過2000節。原崇明縣發展計劃委員會主任陸一聽過于漪整整一年的語文課,發現她上課從不會講重複的內容。“課文雖然一樣,但面對的學生總有不同,就要認真備課。”這句話影響了陸一的一生。

她的“教文育人”的思想,以“全面發展的人”爲培養目標,構建了以“思維訓練”爲核心的語文教育理論,有力推動了語文教育由“語言——文字”型教育到“語言——思維”型教育這一劃時代轉變的實現。面對21世紀信息革命的時代,于漪的教文育人的思想又爲語文教育提出了一條發展新路。

新世紀,她還提出語文學科要“德智融合”,即要充分挖掘學科內在的育人價值,將其與知識傳授能力的培養相融合,立體化施教、全方位育人,真正將立德樹人落實到學科主渠道、課堂主陣地,加強教師的育德能力,這與現在強調的學科核心素養完全一致,獲得全國認可。

“學生是可變的X,老師的任務是用敏銳的眼光發現他們的優點”

于漪帶教過77屆的兩個畢業班,原本底子薄弱的學生們竟然在畢業時100%考取了大學。也正因如此,于漪被評爲了特級教師。于漪的教育秘密在于抓住班級裏的“小幹部”,引導大家傳幫帶互相學習。教材跟不上就學《共産黨宣言》,這樣在高考中大獲全勝。

于漪認爲,課堂不是教師鍛煉的場所,要充分發揮教師和學生兩方面的積極性。她反對教師“一言堂”,倡導將“我講你聽”式的線性教學結構,改爲網絡式、輻射性的互動教學。而且老師不是僅關注學習好的學生,而是面對所有學生,讓每個學生都成爲發光體。

對于形形色色的培訓班和教育中的“搶跑”現象,于漪感到很不安。她認爲,那些超前學習賺的是家長的錢,害的是孩子的青春。“知識的學習並不是機械學習能夠解決的,教育需要耐心、需要等待。”于漪說。

“一輩子做教師,一輩子學做教師”

于漪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,爲他們搭建成長的平台,是她認爲最重要的事情。“所有年輕教師來我家請我給他們的新書作序,我從不拒絕。現在的年輕人想要成長、要出頭,真是不容易啊,我們要拉他們一把。”于漪說。

爲了讓青年教師盡快成長,她首創了教師與教師的師徒“帶教”方法,組成培養的三級網絡——師傅帶徒弟、教研組集體培養、組長負責制,有效地促進了青年教師隊伍的成長。

在她的發掘和培育下,一批批青年教師脫穎而出,並形成了全國罕見的“特級教師”團隊。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,她先後培養了三代特級教師,共“帶教”100多名全國各地的青年教師。

退休后她逐字逐句审阅了全部12个年级的上海语文教材和教参。至今她有时上午要听4节课,下午开展说课、评课。于漪有句名言:“一輩子做教師,一輩子學做教師”。教师这个职业,寄托着她一生的追求与热爱。

?